是对手多了,还是规则变了?2019美本申请的变化与趋势(中)

Original:  Ivy Labs  美国常春藤教育  6/23/2019

看点 本系列文章将结合Ivy Labs导师们对近年来美本申请情况的观察,分析重要录取决定因素和其他具体对象的变化趋势,探讨2019申请季“创历史”背后的可能原因、进行相关预测并给出专业建议。本文分上、中、下三篇发布。在“上篇”(点此跳转复习)中,我们结合最新数据与读者回顾了2019年美本的申请概况,并分析了多个录取决定因素的权重变化。在本篇中,我们将着重讲述专业选择的趋势、早申请的重要性以及美高学生与转学生的优势等。“下篇”侧重于留学政策等其他方面的变革。


撰文 | 导师团队 编辑 | 蔡珊妮

根据PayScale(在线薪资数据库公司)的数据,布朗大学文科专业毕业生的平均起薪约为63,400美元,布朗大学和普林斯顿大学许多哲学专业的学生工作后也可以获得超过70,000美元的收入。(图片来源:《华尔街日报》 2016年)

大学课程设置趋势


自创专业


有些学校(如布朗大学、斯沃斯摩尔学院)允许学生创建自己的专业,或是鼓励学生尝试跨学科学习。这些大学鼓励学生先不要绑定专业方向,而通过校内外经历更好地找到自己的学术兴趣,再确定专业。


跨学科专业


由于科技和国际形势等方面的发展日新月异,美国大学课程设置正逐渐加强交叉学科建设,促进跨学科研究。


普林斯顿大学
“综合科学课程” (Integrated Science Curriculum)是由多位教授共同授课、由四门课组成的一年制入门课程。该课程打破了科学专业的分类传统,平衡覆盖化学、物理、生物等知识。学生可以选择专注于任何科学领域,同时保持与其他学科的联系。该课程的设计理念是“面向未来”,通过掌握扎实核心科研技能,学生将更能适应两个或多个学科的跨领域结合。


东北大学
“2025年计划”:7个由校方高层组成的跨部门行动组将采用新策略,落实全新学术规划,包括促进数字化终身学习、增加教学中的人文比重等。在全新目标中,教育数字化备受瞩目;如何利用创新课程与科研平台、共享数据等都是行动组的热议话题。


亚特兰大科技节
在2018年的“亚特兰大科技节”(Atlanta Science Festival)上,埃默里大学的学生组织“科学艺术奇迹”(Science Art Wonder)首次亮相。这一组织由埃默里大学大四学生Pamela Romero 创立,汇集了超过百名艺术爱好者(其中大部分都是未经专业艺术训练的大学生),将埃默里大学和佐治亚理工学院的科学家的科研成果“翻译”成艺术作品。通过这个艺术项目,刚进入大学的学生们也有机会进入实验室与研究者对话,并在专家的指导下探索自己感兴趣的科学领域。


本科科研项目


美国大学的理念并不是为了职业培训,它的本质是文理教育,因而它更注重在本科阶段教会学生思考的能力,例如如何去看待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现在各个大学开设的课程涉及越来越多不同的知识或研究领域,越来越多的高校注重本科科研和教学的结合。


伍斯特理工学院
学生需要解决世界上一些最具挑战性的课题,例如能源生产或水污染等。学生被分成几个小组,成员来自不同学科,他们的最终成果将在现实中接受检验。



波莫纳学院
教授们让本科生参与原本只留给研究生做的项目,通过这种方式应对教学和研究的双重任务。本科生可以提出假设、设计实验、开展实验、分析数据,并在会议上发言,有时候还可以发表结果。

美国大学招生咨询委员会(NACAC)2018年发布的《大学招生情况报告》(The State of College Admission Report)显示,52%竞争较激烈的大学(录取率低于50%的大学)提供ED申请,46%实际入学率较低(低于30%)的大学提供EA申请,私立大学(30%ED,40%EA)比公立大学(6%ED,28%EA)更喜欢使用早申请政策。

越来越多人意识到早申请的重要性,提交早申请的人数逐年增长。杜克大学的早申请人数在8年间翻了一番:从2010年的2,227人到2018年的4,852人。通过早申请被录取的学生占新生比例也越来越大(有不少学校达到30%-60%),使得正常申请轮竞争加剧

由于提交早申请的人数增多,竞争加剧,大多数学校的早申请录取率近年来呈下降趋势。但根据各院校数据及NACAC的调研结果,相较于常规申请,早申请录取率仍然要高出许多

波士顿学院的这次调整主要产生两个影响:

 

1)前30名的美国大学中又少了一所能申请EA的学校,那么之后早申请阶段通过EA被录取的难度可能会越来越大

 

2)预示着选择ED的学校很可能会越来越多(如弗吉尼亚大学2019年5月29日宣布重新开放ED申请)。许多排名在30-40之间的大学也都希望通过ED绑定政策录取45- 50%甚至更多素质优异的“死忠粉”,并以此锁定实际入学率。这将导致很多学生扎堆申请(高分段的学生都会向排名前30的大学靠拢),对学生与学校之间的匹配度会提出更高要求。

你是否适合申请ED?(图片来源:AdmissionSmarts)

申请量下跌主要出现在其中的三个分校:洛杉矶(UCLA)、伯克利(UCB)和圣克鲁兹(UCSC)。 前两者的下降量比较明显。三个学校的下降人群有所不同,只有前两者的国际生申请量是下降的。

绿色高光部分:与前一年相比人数有所下降。(数据来源:加州大学招生办)


加州大学招生人士认为申请人数下降的原因很难准确查明,可能是州内高中毕业生人数下降、自然灾害造成申请困难、社区大学给州内大一新生免学费等激励政策等;也可能是许多学生不再像往年那样申请一大堆学校;也有一些高中的升学顾问会说服条件不足的学生不要申请UC系统中录取率偏低的大学。总之,大家对此无需过度解读。


但《人口与高等教育需求》(Demographics and the Demand for Higher Education)的作者、卡尔顿学院的经济学教授内森·格拉维(Nathan D. Grawe)认为,申请人数下降可能是未来趋势的一种信号: 在经历了15年的申请人数不断增长后,UC系统的大学显然感到了一点压力;申请人数在将来会出现更大、更持久的下降。


申请人数的小幅度下降对申请党们来说确实是个意外的惊喜,但并不意味着申请难度会就此下降,尤其是对于国际生来说。UC系统的录取率在近四年中逐年走低。某些学校的升学顾问反映,有些在往年铁定能被伯克利分校或洛杉矶分校录取的学生,今年不是被拒就是被放在待定名单(waitlist)上。

由于受政府政策的影响,UC的理事会针对日益增长的国际学生对本土学生接受高等教育的影响进行了批示。为了响应加州政府,UC校方2018年提出了申请限额举措,要求将非居民本科生录取人数控制在20%以内,继续给予本州学生最高的优先录取率。


然而,根据2018年7月美国公立大学系统对外发布的最新录取数据,除了伯克利分校(国际生比例10.7%)和洛杉矶分校(国际生比例14%)把国际学生比例控制在20%之内,其它分校明显都要高出限额。限制政策初效并不明显。但纵向对比分析,各分校的录取率均在前两年的基础上有所下降。这从侧面说明,留学生申请美国顶尖公立大学的形式并不容乐观。


由此可以预见,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UC系大学的申请都不会降温。那么我们需要面对的是录取率的持续降低。在硬性条件不能更改的情况下,要更多考虑学校、专业和学生自身的匹配度,提高匹配度是增加录取概率的一种策略。

Add Comment

Comments (0)

Post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