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本Decision Day专题之三】被名校拒绝并不可怕,你会另辟蹊径抵达想去的地方

2015-04-17 Ivy Labs 美国常春藤教育

 

 

Ivy Labs编者的话:

每一年,美国的众多名校都会收到人数创纪录的申请,且数量还在逐年增加。这些申请人中的大多数都会被拒绝。被名校拒绝并不可怕,我们未来的道路有着非常多的可能性!Ivy Labs特别选取了这篇来自《纽约时报》的文章,希望帮助大家拨开云雾、看到远比“名校光环”重要的东西——孩子真正的成长。

26岁的詹娜 曾就读于一座罩着光环的高中:菲利普斯·埃克塞特学院。她的成绩单上只有A和B,而且活跃地参加学校的许多社团。她毕业时,还因为给学校带来了殊荣而得到了奖励。但是她SAT的数学成绩只有略高于600分。也许正是因此,在申请最心仪的学校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的提前录取时,她失败了。

 


在常规录取阶段,她申请了至少六所学校。乔治城(Georgetown)、埃默里、弗吉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Virginia)和波莫纳学院(PomonaCollege)都拒绝了她,她只能在南卡罗来纳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Carolina)、匹兹学院(Pitzer College)和斯克利普斯学院(Scripps College,与南加州的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是姊妹学校)之中选择。

“我感觉自己很没用,”她回忆道。

她选择了斯克利普斯学院。她到那里后,心满意足地适应了那里的环境,然后得到了改变人生的领悟:这将她过去的生活全盘推翻,而且并没有击垮她。挫折感只是暂时的,可以挺过去。
她说,她因此“无所畏惧地申请了许多东西”。
她拿到津贴,在墨西哥的提华纳住了一个夏天,和当地穷困的孩子一起工作。她赢得一个比赛,得以前去参加乔治亚州卡特中心(Carter Center)的专门会议,还见到了吉米·卡特(Jimmy Carter)。

詹娜在“美丽美国”(Teachfor America)申请到了一个很多人梦寐以求的职位。之后她争取到了一项拨款,为菲尼克斯的低收入家庭创办了一所新的特许学校。她现在就住在菲尼克斯。学校于去年8月开学,由詹娜和一个同事领导。
“如果我之前没有被惨烈地拒绝过,我绝不会有这种勇气、动力和无畏,去承担这种风险,”她告诉我。“被拒绝的挫折感有一种美,因为它能让你找到内心的力量。”
我并不觉得这是一个特例:在人生当中,每个人盛放的阶段都是不同的,不同的个体会在不同的环境下成功。一些人或许通过原原本本地遵循提前写好的剧本,而获得了满足感。但却有十倍甚至百倍的人不得不打乱安排,在从未料想到的剧场里扮演自己从未料想到的角色。
挫折是生活的本义,经历挫折后的反弹能力才决定了成功。从来没有哪一个重要关头或一个岔路口,能决定一切事情。
对太多的父母和孩子来说,被名校录取并不仅是下一个挑战、下一个目标而已。来自安默斯特学院(Amherst)、弗吉尼亚大学或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Chicago)的一个肯定或否定的答复,会被当作对一个年轻人价值的决断性评价,无可争辩地预示了未来的成败。你是赢家还是输家?这就是决断的时刻。这就是宏大、残酷的优胜劣汰。
多么疯狂。但这只是一派胡言。
首先,这场录取游戏漏洞太多,不值得如此被信任。其次,学生大学经历的本质——付出的努力、经历的自省、磨练出的处事能力——比就读学校的名字更加重要。

事实上,在名字不那么光鲜的学校读书的学生,有时对学校、对他们自身都有着更高要求。由于不再需要关注所受教育的包装,他们可以直接奔向其中的“干货”。不管怎样,在教室、科学实验室或宿舍里,能得到的生活和学习经历也就这么多。教育发生在一系列不同的情境里,而且有无穷多种方式。职业成就和美满生活的配方,并非只有大学一项。
去年年中,我查阅了财富500强公司(Fortune 500)首席执行官的本科母校信息。这些是他们上的学校:阿肯色大学(University of Arkansas)、德克萨斯大学(Universityof Texas)、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Davis)、内布拉斯加大学(University of Nebraska)、奥本大学(Auburn)、德克萨斯农工大学(Texas A & M)、通用汽车学院(General MotorsInstitute,现更名为凯特林大学[Kettering University])、堪萨斯大学(University of Kansas)、密苏里大学圣路易斯分校(Universityof Missouri, St. Louis)和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
我还和Y Combinator公司总裁萨姆·奥特曼(Sam Altman)交谈过。Y Combinator是为科技创业企业提供起步阶段种子资金的最知名公司之一。我问他有没有哪所学校的学生和毕业生,成功经营下去的创业设想最为突出。他回答说,“有。”我对即将听到的校名颇为确定:斯坦福(Stanford)。这是他的母校(尽管他在毕业之前就离开了),而且斯坦福输送的人才支撑了硅谷的成功。

但他说出的却是:“滑铁卢大学(University of Waterloo)。”这是加拿大安大略省的一所公立学校。截至去年夏天,Y Combinator已经投资了八家由该校毕业生创立、并让其引以为豪的创业公司。“让我懊恼的是,”奥特曼告诉我说,“斯坦福的成绩并不是特别好。”

尽管如此,人们仍然狂热地想挤进世界各地的斯坦福,而且这种热情显得愈发疯狂、愈发具有危害性。助长了这一趋势的因素很多,包括当代美国社会对品牌的推崇,以及对于经济的悲观情绪,后者驱使父母们决心利用一切机会助孩子一臂之力。这带来了一些恶果,包括对高等教育的目的和潜力的曲解。
去年3月,在马特·莱文即将收到申请学校的通知前,他的父母克雷格(Craig)和戴安娜(Diana)给了他一封信。他们在儿子身上看到了极为强烈的渴望和惧怕,在其他即将升入大学的同学身上也有这种渴望和惧怕。

莱文夫妇所感到的非写这封信不可的心情,既体现了他们的温情、智慧和豁达,又折射出了我们的社会对名校扭曲的痴迷。我想与大家分享信的片段,因为除他们的儿子以外,许许多多的孩子也需要听一听其中的信息,特别是现在,当大学录取信和拒信纷至沓来之时。

亲爱的马特:

在你收到第一所学校答复的前一天晚上,我们想让你知道,我们今天为你感到无比骄傲。无论是否录取,我们都为你所取得的一切成就、还有你出色的为人感到自豪。这一点,不会因为录取官对你的将来做了什么决定而有任何改变。不管你被哪里录取,我们都会满心欢喜地为你庆祝——而且你对结果越是满意,我们就越高兴。你作为个人、学生及我们儿子的价值,丝毫不会因为这些学校的决定而受到削弱或影响。

即使未能如愿,你也会另辟蹊径,抵达你想去的地方。这个国家无论哪一所大学,拥有你都将是幸运的,你也有能力在任何一所学校里取得成功。

我们对你的爱深似海洋,广若天空,覆盖全世界——并将追随你到你要去的任何地方。
本文由美国常春藤教育Ivy Labs编辑整理,原文来源《纽约时报》
http://cn.nytimes.com/opinion/20150319/c19bruni/ 作者:弗兰克·布鲁尼

 


Ivy Labs Education(中译:美国常春藤教育)创建于耶鲁大学校区,根植于美国十四载,是最早专注于大中华地区家庭升学规划及国际课程教育的美国本土精品教育顾问机构。曾受聘担任全球性投资银行高盛、美林、JP摩根亚太地区财富管


搜索微信号IVYLABS2001

Original Post

Add Reply

Likes (0)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