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YLABS早規劃之分享《詠忻日記》

主人翁:徐詠忻 (Fiona Xu),現就讀於廣外外校,高二年級

 

注:2013年暑假參加IVYLABS在美國布朗大學舉辦的學術夏令營,並開始接受IVYLABS首席國際教育規劃師孫小秣老師(Ms.Alice Sun)的早期規劃,2014年暑假在東莞福音戒毒所義工活動則是早規劃活動中得一個部分。

 

《詠忻日記》東莞之行,2014年9月

 

前言

——體驗

  2014年的夏天,我來到了漁夫生命輔導中心(俗稱東莞戒毒所)。我的主要工作是陪伴這裡的小朋友,輔導他們暑假作業,教他們英語、畫畫、鋼琴......

【關於“漁夫生命輔導中心”】漁夫生命輔導中心是一所非政府資助的不依靠任何藥物的戒毒所。所內有60人戒毒中﹔同時收容患有艾滋病的被社會遺棄的兒童。平時經費來源主要為教會和社會愛心人士捐助。

 

【關於“我”】一名立志就讀美國名校的高中一年級學生。

 

【關於“我為什麼來到這裡”】我的導師孫老師的建議,希望我能從中體會到生命的意義。

 

【關於“子明老師”】可以說是戒毒所的創始人。十多年前戒毒成功后,就一心想將自己的成功經驗告訴需要幫助的人,為此回到中國內地成立了該戒毒所,在香港、深圳、東莞等多個地區分享他的經驗,也幫助了很多戒毒者重獲新生。他還在戒毒中心認識了他的妻子,組建了家庭,有3位健康可愛的孩子。

 

【關於“勇敢”】

 很多人問過我,你不怕嗎,你知道這裡是干什麼的嗎。我知道,我來之前就知道這裡是干什麼的。可是我不怕。因為在來之前,我的導師孫老師曾經和我講過一篇日記,一個來過這裡體驗的人寫的日記。上面講到:我看到每一個人都是有價值的,就像一百元的紙幣,不論如何揉如何踩,他的價值就是一百元,每個人都值得被愛。

  所以,我覺得,我們都是人,都是值得被尊重的。於是,我來到這裡,被別人標簽為“勇敢”。可是,是否真的勇敢,隻有我自己知道。我有我的軟弱。

  我知道這裡是干什麼的,但不知道我來這裡是干什麼的。老師隻說,回去后你對生命的體會有很大的改變,可究竟怎麼做才會有改變,我不知道。

   在這裡的前一個星期,我天天都會哭一次,有時不止一次(據說哭得媽媽都心力交瘁了)。不知道自己教小朋友是否能給他們帶來快樂,我自己在這裡是否有價值,我感受不到我給他們帶來的快樂,感受不到自己在這裡的價值,反而想到自己在這白吃白住,沒有隨意出去的自由,感覺十分痛苦和壓抑。

   但第二個星期,一切在好轉。也許是過了一個星期后知道下一個星期可以怎麼過,也許是覺得熬過一個星期就可以回家便有了盼望,還是真的開始慢慢接受這裡了?總之,我不再哭了。漸漸地我發現是我自己的排斥封閉了我的心,讓我與外界斷了交流,才會產生壓抑的孤獨感。所以我嘗試多和別人聊天,找共同話題,聽別人講故事,之后發現這裡的人很有趣,很聊得來,也就越來越有內心的安全感了。

 

【關於“耐心”】

 很多人說,我教小朋友挺有耐心的(一位北大老教授也曾說我非常適合做老師)。但老實說,我經常會很著急地對待他們。因為那些在我看來已是真理的東西,我已忘記當初是怎麼理解的,所以便不知道怎麼解釋才好。舉一個簡單的例子:1就是1,2就是2,要我解釋為什麼,真的不知道。所以面對他們的“為什麼”,我都會盡我所能去解釋,但往往會把最簡單的東西復雜化,換來的是他們的“不知道”,反反復復,有時都快到崩潰的邊緣了。

  但我想到我現在是一名老師,就必須有這個責任和耐心地對待他們,盡可能的教會他們,所以見到他們有興致多做作業的時候,我都會很開心地陪在他們身邊。一天,別的小朋友都陸陸續續做完作業去玩了,就麗娜還在慢吞吞地寫,我見麗娜沒有想玩的意思,而且一個人的時候能夠認真思考問題,就鼓勵她趁機多做點作業,一直陪她寫到吃飯時間。

 

【關於“食”】

  這裡的生活費用基本靠教會和社會愛心人士捐助,所以一切都特別節儉,我也不敢浪費。吃飯一般都是兩碟青菜,炒一些肉片。而我是一個特別喜歡吃肉的人,所以看到苦瓜(我最不喜歡的一種蔬菜)裡面有小肉團小肉末,眼睛都發光了。可是,要想吃肉,就也要吃我最不喜歡的苦瓜。但為了肉,我願意吃。

   但凡遇到這種情況,我都會先“啃”苦瓜,再慢慢吃肉,因為我懂得“先苦后甜”的道理。我甚至想,如果我先享受了肉的美味,就可能不願意面對苦瓜的苦了,因為人往往在得到好處后願意守株待兔而不去付出。比起這樣,我更情願先吃苦,因為心中有盼望,知道苦之后就是甜,所以吃苦吃得心甘情願,而得到的東西也會更加的甜。這也使我明白了一個道理:當想要實現一個目標的時候,一定要懂得和願意吃苦,天下掉餡餅的事情永遠都不會發生。

 

 【關於“洗澡”】

  這裡的熱水器隻能熱水和冷水分開,要麼全熱,要麼全冷。所幸現在是夏天,洗冷水也可以接受,我便嘗試洗了幾天冷水澡。爸爸曾經和我說過,夏天一定要試著洗冷水澡,因為外面的條件始終比不上家裡,隻有我能夠接受和適應不好的條件,爸媽才能放心我一個人出去。所以每當覺得太涼的時候,我都會想起爸爸的話,便想象我是在游泳池裡,慢慢地就不會覺得涼了。

  不過洗冷水澡也有不少好處。它能讓我浮躁的心冷靜下來,讓我安靜地思考平時糾結我的問題,讓我有新的思想。

 

【關於“愛”】

愛永遠能夠貫穿所有人。在這裡,我能感受到很多的愛。我作為大人們眼中的小妹妹,初次來到這裡,和他們素不相識的我,在生活上卻受到了他們的無私照顧,他們的包容,他們的尊重,他們的愛。真的很感謝。

  在漁村和一個人交流的時候(原諒我還不知道他的名字),我看到他的眼睛都紅潤了。他說,他們都不願意在我面前展現出任何罪惡的事情。我還記得他鼓勵我來到這裡,說讓美玉有些瑕疵美才會更加的完整。他們那份盡力保持美好純淨事物的心,讓我感動。

 還有,就是小朋友對我的愛。他們一開始就問我什麼時候走,計算著日子,到最后幾天都叫我不要走,為什麼要走,要用繩子把我綁起來不讓我走。他們天真無邪的話語讓我感受到了我的價值,謝謝他們,這樣喜歡我。

 別人愛我,我也盡力去愛別人。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情,不給別人添麻煩,尊重別人,盡可能別人帶來更多的歡樂,給小朋友帶來多的有用的知識。比方說:我教他們作業都是教他們方法而不是答案,並常常苦口婆心地告訴他們方法和答案的區別以及讓他們明白我的用意。有一天晚上,我還給他們開了個小會,指出了他們平時待人接物該注意的地方,以及自身不好的地方,讓他們注意。討論到愛的時候,我用自己作為一個獨生女的經歷告訴他們,在一定程度上他們比我幸福,他們得到的來自不同人的愛遠遠要比我多,所以要懂得尊重別人,做一個懂禮貌的孩子。這就是我愛他們的方式吧。

 

【關於“感動”】

 我在日記裡提了無數遍,每當我聽所有人一起唱歌的時候,心中總有一股暖流涌出,這就是感動吧。我可以感受到,每一個人唱歌時都沒有顧慮,不擔心是否好聽、是否跑調,都隨心地放開了聲大聲唱,唱出了堅定的信念,唱出了對生活的熱愛(我不知道他們是否有這樣的心,但這確實是我從歌聲中感受到的)。歌聲裡,是包容、是接納、是愛。

 

【關於“成長”】

 在這裡的兩個星期,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成長了沒有。媽媽說有,但我還是不確定。我唯一確定的是,當我回去再思考問題的時候,對待事情的時候,處理事情的時候,我就會找到答案了。

 我期待著。

 

歷程

2014年8月1日          星期五          晴,艷陽高照

眼淚已經哭干了。可還是很難過……

曾經有想象過這裡會是什麼樣子:醫院?學校?……現在看來實在是太可笑。小巷中不起眼的鐵門,昏暗的房間,簡陋的辦公室,是的,這就是我的目的地——漁夫生命輔導中心,一棟6層樓的獨立小樓。

我不排斥吸過毒的人。陳子明老師,頭發開始泛白的胖大叔,講起話來滔滔不絕,講為什麼大家在這裡,講為什麼有人會主動來這裡,講日常的生活……我很認真地聽他講話,生怕自己跟不上他的節奏。在我看來,健康的也好,不健康的也好,都是人,所以不會排斥。可是子明老師的講解讓我有了一絲的憂慮。

一上到二樓,氣氛都變了。一個比我稍大的女孩,一直用直勾勾的眼神盯著我,那是沒有惡意的眼神,我感覺得出來。可總被人盯著,心裡不好受,就會嘗試和她講話,可她不回答,就是盯著。后來聽說我隻有16歲,我看到她的眼眶一下子紅了。我之后又了解到,她19歲,剛來四個月。或許就像媽媽說的,她隻是羨慕一個健康的我。我去到了她的房間,和她的監管人聊了一下。途中說她眼睛好漂亮,她甜甜的笑了一下。

午休前,女子部的負責人弟姐和我說,手機和電腦一定要保管好,不能讓戒毒的人碰到,否則他們很有可能聯系外界,或者是因為精神分裂而認為是自己的……從此,手機隻能回到房間鎖上門偷偷打電話,出門打個水也要先把門鎖好……這種生活太小心翼翼,心驚膽戰了。

下午,那女生還是直勾勾的看著我,但好她希望能跟著我,或許是因為我年紀和她相仿吧。但她因為我的邀請,進入了有小朋友的房間(我是小朋友的老師),而被別人,無論是大人還是小朋友,趕了出去。后來才從小朋友口中得知一些隻言片語。在小朋友看來,她有精神病,曾經大吵大鬧,打人,因為不乖,而被人吊在半空中……聽到這裡,我突然冒出了一種不人道的感覺,感覺與這裡的救人宗旨有點相悖……當然,這隻是我一時的想法。所以,晚飯的時候,她對我笑,直勾勾的看著我,我也不知所措了。不是因為她做了壞事,而是因為,她一次一次想接近我而被小朋友冷眼趕走讓我無地自容的再面對她。

下午的時候,弟姐和我聊天,她講了很多關於這裡的事情,包括漁夫這個名字的由來,說有許多人在此找到了人生方向,以及他們的信仰。而我,不信仰任何宗教。想著他們會為此天天祈禱,聚會,抄經書,也許是千篇一律的生活、世外的生活,我有點不知道該如何和他們對話了。談話內容除了生活瑣事就是聖經和愛,很純淨很聖潔,但卻讓我覺得很壓抑,喘不過氣。為此,感覺沒有共同語言、共同的思想可以交流。我很難過。

晚上和我的單詞老師Lynn(在美國讀大學的越南女孩,成績優異, SAT考滿分的前輩)上課時說起這件事情,她說我應該為自己的勇氣感到驕傲。聽她說完后,心情好受些。可一聽到爸媽電話還是眼淚不止,有點委屈,但更多的是難過。突然覺得自己很沒用,面對困難總希望有人陪著,不能獨自面對,一想到以后大了還會有比這更艱難的,更加難過……

(內容如心情那麼亂,但願明天會好一點)

 

2014年8月2 日          星期六          晴 酷熱

今天,雖然接到爸媽電話的時候,眼淚還會如滔滔江水流不盡,但,好了那麼一點點。

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去了農場。那裡有山有水,視野開闊,空氣清新,雖然與世隔絕,卻不像“中途之家”(我住的地方)裡,人們隻生活在一棟樓裡,幾乎足不出戶,與窗外的街市形成鮮明的對比,讓人在看到外面世界的同時感到壓抑、沉悶。

這裡的人常常聚會,每次聚會都要集體唱歌。每當這個時候,也都是我特別感動的時候。每一個人都在賣力認真地唱,氣氛非常熱烈。特別是今天在農場,和香港來做義工的朋友們一起解讀人生。當每個人談及自己的變化時,我才真正意識到我身邊的人都有著“叱咤風雲”的過往,都有仿佛隻在電視劇上才看到的經歷。但他們如今竟能安詳、平和的坐在這裡,認真的解讀過往,認真思考問題、回答問題。他們回首過去時眼睛都紅紅的,那后悔真摯誠懇的眼神是永遠騙不了人的,他們也向往正常的生活。

晚上燒烤時,無意間和下午認識的一個男人聊天。之前聽到他和別人的談話得知,他戒毒了好多次,幾乎所有方法都試過,但都無濟於事。於是,他來到了這裡……現在他想要離開了,因為他認為自己出去后不會再犯,不會再吸毒了﹔他覺得可以戰勝自己了,已經去掉心魔了,會開始正常的生活了。他又說起我,他說我是一個很乖的、成績很好的學生,就像是一塊純潔的玉,使他甚至其他人都不忍心把這裡的黑暗面描述給我聽。但他很支持我來這裡,了解不一樣的人,知道人生有瑕疵美。

我也看到,他的眼睛紅了......他們和我們一樣,性本善。

(但有時候在不認識我的人面前,我會主動、盡快地介紹我的身份,擔心他人誤會。這樣,好嗎?)

 

2014年8月3日          星期日          晴

每次聽到人們在討論他們的信仰的時候,我都會不由自主的產生矛盾。

比如說,看見一片竹林。弟姐就和我說:你看竹葉可以包粽子,竹筍可以炒菜,竹竿可以晒干作杆子,這都是上帝創造的,上帝創造的一切都是有價值的。可學科學的我知道,這一切不是因為上帝,是植物逐漸進化演變,人類用自己的智慧、生活的積累逐漸創造或發現的。

可是通過信仰,他們學會了感恩,會感謝上帝的恩典,珍惜自己擁有的東西,大家總是很小心地、愛護地使用別人的東西。這難道也是信仰的力量嗎?

 

2014年8月4日          星期一                   晴

今天要寫的內容太多了:

本以為今天將會很平淡,便打算寫寫我教的小朋友們,可晚上有精彩的事情,小朋友們隻能往后再說啦。

現在小朋友都特別喜歡粘著我。晚飯后本應該是去聚會,結果被子明老師的兩個女兒(我也教她們)拉去了她們家,教她們彈鋼琴。在家望也不望一眼鋼琴的我,一看到他們家的白色鋼琴,便坐在上面說什麼也不走了。總有種家裡的感覺。盡管兩年沒彈了,但有那麼一小段憑手感還摸得出來,還能做到邊看譜邊雙手合奏陌生的曲子,心裡非常開心、陶醉和滿足!鋼琴聲響起的時候,讓我忽略了身邊吵鬧的小朋友,讓我忘記了身處何處,讓我忘記了一切憂愁,讓我忘記了我。在那一段時間裡,我再一次感受到了鋼琴帶給我的快樂、自由,音樂真正的魅力!這時,我想起我曾經答應媽媽,鋼琴能成為我很好的朋友,陪伴我一生。

回到住的地方,看到一位母親絕望地坐在桌子旁邊,向弟姐哭訴。后得知,她兒子常年吸毒,作為母親的她特別希望他來這裡戒掉毒癮,可兒子不肯來。於是,那位母親一直不停地、悲痛地禱告……

我看到之前提過的19歲女孩也站在旁邊,於是試圖和她聊上幾句,結果她主動提出要來我房間,我便答應了。

我問她為什麼想來我房間,平時為什麼不愛說話?

她答:她來這裡快五個月了,不喜歡這裡,也沒有朋友。

我問她願不願意我做她朋友?她點了點頭。

我再問她為什麼還是留了下來?她說是因為她媽媽(她媽媽一直在她身邊陪著她)。

那你覺得你媽媽是個怎樣的人呢?我再問。

這時,她的眼神非常堅定:我媽媽是個很善良的人。

我說:看來你媽媽很愛你,你也很愛你媽媽。天下媽媽都是一樣的,不是嗎?

這時候,門外又傳來了那位可憐母親的哭號,她笑了笑。

我就和她說:其實真的很可憐,天下媽媽都是一樣的。

話音剛落,她的表情也變得悲哀起來。

我問她為什麼來這裡,盡管這個問題很蠢但我還是問了。

她說是她媽媽陪她來的。感覺上沒有一絲怨恨。

我不敢問她為什麼要吸毒。於是就問了一句,覺得現在自己的狀態是怎樣的。

她說她很亂,她不喜歡這裡,又沒有朋友,想回家,卻怕回家后再次受污染,再加上她知道她現在愛說瘋話,她心裡很亂。說完,就走了。

當時的感受是,我的心也被她搞亂了。我雖然很想引導她,可是不知道怎麼說,剛想說出口時,卻又咽回去了。

過了一會,終於又找到機會和她講話。這次,她和我說,她喜歡留在這裡。我就說道:既然想留在這裡,就要開始慢慢適應,我媽媽說不能改變別人就要改變自己,隻有改變自己才能改變別人。你不能睡一覺起來就突然喜歡上這裡,你隻能慢慢的喜歡,先從你喜歡的某一時刻開始。希望你有一天能真正開心的笑起來(因為她的笑容很僵硬)。

接著又鼓勵她說,既然你可以為了媽媽留下來,媽媽也這麼愛你,就讓媽媽成為你的信仰吧。(因為我想,隻要人有了信仰的安慰,就會有勇氣去面對從前自己畏懼的事情,去挑戰它,去戰勝它。)

說完,我拍了拍她的肩膀。我想不知她是否接受到了我鼓勵她的信息。

 

2014年8月5日          星期二                 晴

終於有機會介紹一下我的小朋友們。

稚雅(准三年級):初次見她,瘦瘦的,不算高,蘑菇頭,感覺特別腼腆,沒想到她卻是一個霸道,脾氣火爆的女孩子。和小朋友玩時,她很喜歡安排別人做事。上課時,常常會因為小事情而鬧脾氣。例如,她遇到不會讀的字,我會幫她借一本字典讓她學會自己解決,可她嫌麻煩就會很倔強略帶撒嬌的說:“你不告訴我(這字是什麼)我就不做了。”諸如此類的話。或許是因為她是一個孤兒,缺的東西比別人多一點,所以想要的東西別人多一點。盡管如此,她也不失可愛的一面。很喜歡跳舞,很喜歡哈哈哈的大笑。可以看得出,她生活的很快樂。

麗娜:她眼睛很大,笑起來很可愛。但上第一節課時,我就感覺她的氣勢比較弱,是其他人開玩笑的對象。首先,她成績不好。對我來說,上課的重點難點是教麗娜作業。同一個問題不同的方法解釋了數十遍,最后得來的都是她弱弱的一句:不知道。每當這時都有種崩潰邊緣的感覺。其次,她有個脾氣火爆的老媽。上課時,無論麗娜做什麼,但凡她媽經過,都會很大聲地凶麗娜兩句。今天還拿出一個變了形的衣架給我……於是,其他小朋友時常把“告訴你媽媽”挂在嘴邊。盡管如此,麗娜還是想學習,但卻怎麼也學不好,我雖然很想幫她,但總要經歷一次又一次耐心的磨練……

今天,還有種憂傷的感覺。不知是不是前一晚著涼了,今天好累好困。碌碌無為,要麼坐著、要麼躺著,千篇一律的生活,足不出戶的生活圈子……想到這裡,我難過。

不過,隻有我停下來的時候才會想這些。要問我今天什麼時候最快樂?

上英語課時,看到小朋友沒精打彩、不配合、不認真,隻好裝作很生氣的樣子走回了房間。結果過了一會,小朋友們一個接一個跑過來,滿臉不好意思的、害羞的跟我說“老師,對不起”。這不僅達到了我想要的效果,而且內心還有小小的感動。

還有就是教鋼琴的時候,小朋友能認真按照我說的去做、去練。

 

2014年8月6日          星期三          晴

按理說,這麼多天本應該適應了吧。我一向覺得自己適應能力蠻強的,也挺樂觀的。可是隻要我一停下來,有空站在陽台看看窗外,看到小巷裡街坊的小孩在開心的玩耍,媽媽在旁邊欣慰的看著,難過的思緒壓也壓不住,悄悄打電話給媽媽,偷偷抹眼淚。

我不是嫌棄這裡的條件,我挺滿足的。擔心我熱,給我了一間有空調的房間,飯也吃得越來越多,衣服早在學校就習慣了自己洗,洗澡也習慣了要麼全熱要麼全冷的水,衣食住我都挺滿足。

可是“行”……體會到自由多麼的可貴。自由,第一次在我心中突顯出這麼重要的地位﹔同時孤獨感油然而生。天天面對小朋友,可因為年齡差距太大,他們眼中的最好玩的事情,在我眼中已經顯得特別幼稚。感覺沒有能夠真正說出心裡話的人,很多話也不能說出來。

不過看到小朋友們快樂的玩過家家,讓我想到小時候每到暑假就去朋友家也玩過家家,就我們兩個,一天不出門,隻待在一個房間裡,也毫無厭倦感,反而無比快樂。

哎,回不去了。

 

2014年8月7日          星期四          晴

   越來越討厭現在的自己,每到下午的時候總得哭一場。

   剛剛又給媽媽打電話,我越來越不知道我該怎麼做了。一來到這裡,就被告知要守這裡的規矩,這裡的規矩是什麼,我不太清楚。我隻看見二樓通往一樓的門經常是鎖著的,哦,不能出去。久而久之,不但我的身體,我的心也漸漸受到了限制。弟姐說,吸毒的人的思想很混亂,一些不恰當的行為,例如女生穿了短褲,可能就會引起他們的邪念,打亂他們正在改造的思維,不能幫助他們戒毒。於是乎,我隻能、隻好遵守著那些“規矩”,不能隨意走動,不能打電話(要躲在房間裡),自己用的喝水杯要隨身保管好,漱口杯要鎖在房間裡......像我媽媽說的,不能按照“健康正常”的人的思維去做事情。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做錯了,害了別人。真有一種如履薄冰的感覺......

    媽媽說,我來這裡是幫助別人的,給別人帶來光明和快樂的。但我總是不覺得我究竟能給他們帶來什麼。我感覺他們(指小朋友)最快樂的時光,不是我教她們的時候,而是她們涌到我房間(一個最大最舒適的房間)上躥下跳、玩過家家的時候,可我有時候會因為煩了她們的尖叫聲而裝作很生氣地趕她們出去。這種快樂…...算是我給她們帶來的嗎?這種快樂,不是我想給她們帶來的。可是,我想給他們帶來什麼呢?

 

2014年8月8日          星期五          晴

和孫老師打過電話后,感覺好了很多。又到了星期五,我就是上一個星期五來的,知道了一個星期是怎麼度過的,下一個星期應該會好過一點點吧。

下午教麗娜寫作業,實在是心力憔悴。例如:比較大小,15,16,17,18,和她說明了半天,后面的數比前面的大,可她總是說15大,我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了。於是乎,一道題可以教上很久很久…...實在是太累了。

晚飯后,難得和其他義工聊聊天,聊一聊我是怎麼來的,聊一聊小朋友的優缺點什麼的,突然發現有些許共同語言,心裡挺舒服的。后來,小朋友相繼來到我房間。不記得怎麼開始的,竟然給剛剛被大人批評沒禮貌的她們開了個小會。首先小小的表揚了一下他們的優點,然后分別指出了每一個人的缺點,當然也包括我的,他們開始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談到平時教他們的時候是學答案還是學方法時,苦口婆心的把我為什麼隻想教方法而不教答案的原因告訴他們,總的來說就是“授人魚不如授人漁”。並指出了他們態度不端正的問題。后來又講到了禮貌的問題,本想讓他們記憶深刻點,講一個分量很重的詞“教養”。突然,別的小朋友說稚雅沒爸爸媽媽,才意識到有可能會傷害她。想了想,這樣說道:其實你們得到的愛在一定程度上比一個普通家庭要多得多。比如說,我是一個獨生女,沒有兄弟姐妹,從小一到放假在家就會很無聊,隻好去朋友家玩。家裡隻有爸爸媽媽爺爺奶奶外公外婆的關愛。不像你們,天天有一群小朋友陪你玩耍,還有很多大人、那些弟兄姐妹關心你們照顧你們,你們應該覺得很幸福。正因如此,你們要懂禮貌,做個有禮貌的孩子。不懂禮貌是你們的通病,沒有人喜歡不懂禮貌的小朋友。怎麼懂禮貌呢?要從小事做起,不能和長輩、那些年紀比你們大、懂得比你們多、比你們有深度的人,頂嘴,借東西態度要謙和一些,要多說“請”、“謝謝”等等。

  突然間,我感覺此刻的我才是一名老師,他們會聽我在講什麼,而且也聽得懂,而我講的的確會對他們有幫助。 

 

2014年8月9日          星期六          晴

  金色的陽光照在陽台,外面的一切都反著光,不忍直視。悶熱的天氣使整個人都變得慵懶起來,不想做事情,懶得想事情,最好就發發呆,睡睡覺,那是最舒服不過了。

  於是下午,平時負責叫醒小朋友的我竟然是小朋友敲響了我的房門。我睡眼惺忪地爬起來,坐在他們旁邊,看著他們寫作業。終於他們連續不斷的問題讓我醒了神,我才真正緩過來教她們。之前提到的麗娜,或許真的是智商有問題(其實我一直都不想、不願這麼認為),我對她就降低了些許要求,於是面對她的“不知道”,我不再那麼的著急、那麼的無奈,試著把這些看作平常事,耐心也就多了一點了。盡管麗娜什麼都不知道,她還是會題題跑過來問我。后來,其他小朋友都做完作業出去玩了,隻有她還在寫作業。於是,我讓她坐在我旁邊。果真人少時,她的精力就集中了許多,慢慢知道我在講什麼。於是趁著她“變聰明”的時候,我多陪了她一個小時,讓她快快做完作業。后來一個保姆看到,說我很有耐心,我笑著說,那是因為她今天很乖、很聰明,就多教她一會兒。

  總之,今天的心情不暖不冷的。不暖是因為今天沒有精力做更多的事情,即使是周末也沒有特別的事情。不冷是因為離回家的日子越來越近了,覺得開始有盼頭了。有希望意味著什麼?至少你不會難過了。

  今天晚上還發生了一個“小”事情。洗澡穿衣服時,房間鑰匙不小心掉進了廁所的下水道裡。當時的第一反應是:總擔心有一天會丟鑰匙,但沒想到竟然是這樣丟的!隻能找弟姐了,可能要麻煩重新配一把鑰匙了…...就在這時,在隔壁洗衣服的阿莉姐姐問我,是不是鑰匙掉了。我說是,問她怎麼辦。她毫不猶豫、明朗地說:撿啊!我遲疑了一下:......真的哦...…好像真的是喲。沒辦法,隻好重新回到廁所前,先看了看下水道裡的水是否干淨,然后干脆利落地伸手進去掏啊掏,居然把鑰匙掏出來了。洗了洗鑰匙,又重新洗了洗手。啊,不容易啊!在別處,我想都不敢想我會做這樣的事情,如今我卻這樣做了,實在很感慨啊。慶幸廁所裡的水是干淨的,不然萬萬不願意這麼做。這也讓我明白了,但凡在公共場合一定要注意保持衛生潔淨,不僅幫助自己,也能幫助別人呢!

 

2014年8月11日            星期一          晴

  呼∼突然間不知道寫些什麼了。

  不過今天和別人聊了很多平常的事情。

  例如,早上和阿yu叔叔(中途之家唯一可以自由走動的人,曾經的吸毒者)聊起yan弟兄(自願者)和他電話戀女友的“科幻”故事﹔下午和弟姐聊起她從前不同工作的經歷,聽她講賣畫公司的興衰,讓我覺得她的故事好豐富,好精彩…...感覺我和他們相處更融洽了,談話的內容也擴大了不少,心中那份壓抑感也煙消雲散了。突然間明白,那壓抑是孤獨,孤獨封閉了我的心,蒙蔽了我的眼,與別人失去交流,讓我無法真正適應這裡。直到慢慢有機會和別人聊天,聊趣事,和別人有了不錯的交流,孤獨就慢慢消失,心情也很舒暢。想起孫老師也說過“要想改變別人,先要改變自己”......

   在平時,教完小朋友都精疲力盡的我通常會選擇待在房間休息。但如今我的任務基本完成,有了更多的時間,我自己就更願意和他們坐在桌子前。他們抄經文,我抄單詞,靜靜的,不互相打擾,能和他們在生活內容上有交流,感覺很舒服。

   人隻有和外界交流,才能夠找到切入點,融入外界。

 

2014年8月12日          星期二          晴

  今天過得特別清閑自在。

  下午,見弟姐他們在寫毛筆字、抄經文。我也躍躍欲試。說來也神奇,剛睡醒時心無雜念,寫來也特別的順,字也非常工整。寫了一會兒,聽到別人談論我左手寫字,字也好看,心就開始歡喜、急躁了起來,開始擔心字寫得是否好看,字卻變得歪歪斜斜了。看來想要把事情做好,要靜下心來,這需要很強的功力才能維護心中的寧靜。在我和別人說說笑笑的時候,弟姐一直用心抄經文,已經寫了好幾張。不知道,她是怎麼能靜得下來呢?后來與弟姐討論畫畫和寫字的區別,我每次想安靜,都是先畫畫,覺得畫畫能使我很快靜下來,靜下來之后才能寫好字。慢慢明白原來“用心喜歡”是很重要的。

  這幾天,19歲女孩王芳總想進我房間。今天終於有機會了。和她聊天,基本上都是我自圓其說。問她問題時,她隻會看著我,眼睛眨也不眨,動也不動,仿佛時間都靜止了。偶爾她才會很簡練的回答一些她感興趣的問題,比如:她老家在哪,那裡有什麼好吃的,你去過什麼地方等等。見她不常說話,又想起之前她和我說過的話,我就把我昨天的感想說與她聽,鼓勵她多和人講話,找到些共同話題,這樣她才不會覺得無聊,甚至交到朋友,才不會抵觸這裡。她隻是一味的點頭。又聊到她吃飯老是作嘔的問題,她說是身體原因造成的,便提醒她和媽媽說該去醫院看看(可見她晚飯時沒和她媽媽說,便幫她說了這事)。

  有時在胡思亂想,他們小時候有沒有想到過如今的現狀和生活。其實我覺得,他們犯錯誤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父母的教育失敗。他們目前的狀態,父母一定有責任。不過,最主觀的還是要取決於自己,畢竟每個人的未來都要為現在的自己買單。因此,不要做對不起未來自己的事情。

 

2014年8月13日          星期三               晴

  明天就要離開了,現在我卻是如此的平靜,沒有不舍,沒有興奮,竟是如此的平靜。這一晚,為了記錄我的感受,我思如泉涌,寫下了“體驗”。

 

2014年8月14日          星期四          晴

在我微信的朋友圈,我留下了這樣的文字:

面對當初讓我苦苦掙扎看似遙遙無期的14天,面對即將結束的他,我竟如此平靜。他給我留下的,幾張照片,許多文字,無限回憶。盡管我現在還沒有體會到他們的價值,但我懵懵懂懂的堅信,這些都是我一生的財富。我不能驕傲地宣布我已成長了許多,我還不能確定,期盼著等待著時間去驗証。

感謝這裡的人,為我祈禱,為我祝福。Anyway,還是虔誠的相信All is well。

    

后續

2014年9月9日

東莞的每一天是充實的,同時也是迷茫的。說實話,我現在還不能確定它給我帶來的影響。看看我寫過的文字,當時的確給我以前建立的世界觀造成了沖擊,可現在,我是否能比以前對事物能夠有一個更深層次的思考和看法,我期待著。媽媽說我回來后在物質上不再要求那麼高了,比較隨遇而安了,好像也是的,也許我更在意對事物最本質的看法了。沒有大徹大悟,有的隻是懵懵懂懂,很迷茫卻又很真實。

當孫老師問我,如果明年還有機會回去,會回去嗎?我停頓了很久,不知道怎麼回答,內心在復雜的掙扎。一般人會說,當然會回去,貌似也隻有這樣回答才能表現出你很勇敢,很有愛心、愛幫助別人,接受那樣的環境,懷念那個地方。可是,我的的確確掙扎了很久。很慚愧地說,從那裡出來后,我就沒敢想要再一次一個人回到那裡。盡管在后期,我以為我變得很淡然、平靜,可每回想起那讓人窒息的孤獨感時,心還是會痛、會難過、會委屈、會流淚。所以,我好害怕,也很猶豫,不知道自己是否還有勇氣。

可是,那裡的人都非常善良、朴實。在我即將離開的那天早上,師母領著所有姐妹,為我禱告,祝我平安,祝我考上很好的大學,祝我早日實現自己的理想。之后,還唱了一首很好聽的歌——祝福。我也和他們一起大聲的唱。歌詞我記不清了,但曲調我到現在還記得。他們的真誠,讓我很感動,有想哭的沖動。

他們都是好人,祝他們平安。

 

Add Comment

Comments (0)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