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教授也纠结:究竟该不该改变教学方式来满足中国学生的需求?

2016-05-18 Ivy Labs 美国常春藤教育

概要:

赴美深造的中国留学生人数屡创新高,甚至有硕士班出现中国大陆学生比美国学生多的状况。这造成2个结果,第一,教授犹豫要不要根据中国大陆学生语言程度改变授课方式。第二,部份大学要缓招中国大陆学生了。 

原文出处: 《华尔街日报》
翻译出处: 《天下杂志》(台湾)
编辑: 珊妮(Ivy Labs国际升学导师)

 根据国际教育协会(Institute ofInternational Education),美国去年共有97万5000位海外学生,其中中国大陆学生就占了1/3。最一开始,大批中国大陆学生进美国深造,似乎是中国和美国的双赢局面。一方面,海外学生特别渴望美国的学历认证,而美国学校也需要海外学生缴交的学费。

不过,当中国大陆学生来得又多又急,美国校园却渐渐出现难以应对的状况。总有像邵楚天这样难以融入的学生,校方和教授也说,相当大比例的国际学生在接受美国教育上,根本准备不足,而教授方面也不认为,应该为这些学生修正自己的授课方式。


美国大学国际学生人数百分比

 22岁邵楚天(Chutian Shao,音译)是美国伊利诺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UIUC)的电机工程学生,但在美国念书的他,似乎离家并不远。他的室友全是中国人,教室里也有许多中国学生,一天当中没讲几句英文,就算有也是点菜时说的片断句子“双份鸡肉丶黑豆丶生菜和辣酱”。


 邵楚天在最近的计算机工程课上,他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一下子听尼柯教授(Dave Nicol)讲课,一下子上朋友圈刷存在感,完全忘记了还要在课堂上提问题。他说,不想花时间解决文化和语言隔阂,“学术气氛很好,对我来说这才是最重要的。”他也曾参加一些社团活动,但马上发现这些活动要占用他大量的学习时间。他说,“我的专业是电子工程,学习很紧张。”


中国大陆学生邵楚天在上课


中国学生准备不足到了可悲的程度?

 尼柯教授说,很多国际学生的名字他都念不出来,为了这些不以英语为母语的学生,他得练习用更口语的方式授课。每当这些学生说话时,尼柯教授总得让他们把话重复一遍,因为“他们老说不清楚”。

 美国许多大学一般会说,广纳国际学生可以加强全体学生的国际观,同时也有机会理解全球文化差异。三年前,UIUC的招生官开始在暑期飞到中国进行宣讲。去年开始,学校为了缩小文化差异,不再单独给国际学生做宣讲。UIUC的国际学生服务主任马丁·麦克法兰(Martin McFarlane)说:“我们不再把国际学生看成是一个独立的团体,我们更倾向于把他们和其他本科生放在一起。”

 但加州大学尔湾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电影与媒体研究华裔教授凯瑟琳·刘(Catherine Liu)却不禁提出一个事实,“本来整体个概念是建立文化交流,但我们把学生们都带到美国,却没有思考国际学生的经验品质。”

 纽约大学中国历史学教授瑞贝卡·卡尔(Rebecca Karl)讲的就更白了。她说,中国学生可能是她授课上的负担,因为她必须配合中国学生,而修改自己的教学内容。卡尔教授说,很多中国学生准备不足到了可悲的程度,他们根本不了解什么叫分析文章,很多人都认为难以达到分析性思考或写作的基本要求” 


美国大学国际学生人数变化


其实,招生大量中国学生不只让教授们不开心,部份中国大陆学生也不太满意。在俄勒冈州立大学(Oregon State University)念商科的25岁中国女学生张凌云(Lingyun Zhang,音译)就说,一个会计课的班上有11名中国大陆学生,4名美国学生。在最近的一堂“美国监管环境”课上,她说:“明明是出国念书,却来到有这么多中国人的班,我实在是没想到。”张的一位中国室友为了多和美国同学交往,最近转到同个州的一间规模较小的大学去了。

 俄勒冈州立大学会计学硕士班目前的中国学生比美国学生多,这不禁让教授格雷厄姆(Roger Graham Jr.)自问:我究竟该维持原本的教学目标呢,还是改变方式来满足中国学生需求?


来自中国武汉的范一波(Yibo Fan,音译)也在俄勒冈州立大学就读。他的一门工程课考试不及格,他打算等他英语学得好点了再重新上这门课并参加考试。上课时,他偏好坐在中国学生旁边,一有听不懂的地方,就问旁边的人,或是在下课后问助教。“有些人很有耐心,但可不是人人如此”,范说。


美国大学的钱从何来?

美国大学想暂缓招收中国大陆学生

 中国大陆学生人数太多,可能让他们形成小圈圈,限缩校园生活经验。对此,俄勒冈州立大学教务长萨巴赫(Sabah Randhawa),已决定“放缓”招收中国留学生,并进一步招揽其他地区学生,像是非洲丶欧洲或拉丁美洲,让校园组成更多元。

其他学校,如俄州的迈阿密大学(Miami University)则考虑提高申请学生的英语能力门槛,确保学生有够强的听说能力,参与课堂讨论

不过,此策略所造成的结果有好有坏。2012年,宾州匹兹堡大学(University of Pittsburgh)将托福成绩由80分提高到100分。

匹兹堡大学副务长曼弗雷迪(Juan J. Manfredi)说,他们发现有学生一旦在无翻译情况下,就无法与其他学生或老师沟通後,决定提高托福门槛。但调高门槛後,所招收的国际学生数量,立刻减少25%。

UIUC东亚和太平洋研究中心主任欧勒(Elizabeth Oyler)说,有些中国学生的选课方式似乎是,先看看特定课程的必读刊物有没有中文本,有的话才选那门课。结果造成一大堆中国学生跑去修“东亚研究”,几乎占了这个班的一半人数。有许多学生在听课和写作业上都感到很困难。“很多时候,中国学生也不参与讨论,这真的是个问题”,欧勒说。

(原文链接: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75255)

Add Comment

Comments (0)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