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年美本申请的学术思考(上)

原创 2016-04-21 孙小秣导师 美国常春藤教育

2016年申请季,无数个被演绎的成功故事在坊间流传,不同版本所谓的录取趋势分析报告在家长焦虑情绪中发酵,美本申请早就远离了标本化的模式,取而代之的是对个性以及申请者自身能力和整体素质的看重。这也让申请结果变的愈发难以预测,学术能力和素质培养,孰轻孰重?市场上有太多资讯信息,专家们也给出了无数个答案,让家长及学生们置身于纠结中。

然而,据全美大学招生咨询委员会(NACAC)曾发布过一项给大学录取决定因素排序的调查报告,其中,学术能力高居首要位置。在全美大学招生咨询协会(NACAC)发布了一项大学给录取决定因素排序的趋势调查(从不重要到相当重要)。调研结果显示,大学预科成绩84.3%,课程强度67.6%,标化考试59.2%,平均成绩51.9%被列为相当重要。这些标准不仅帮助招生官判断他们的学校是否对候选人合适,也被用来判断候选人是否至少会胜任本科学业。2016年美本申请尘埃落定,有惊喜也有失落,我们希望从重中之重的学术能力来探讨聪明勤奋的中国学生为什么越来越难申请到美国前三十的大学。

美国大学新的申请系统(CAAS)的启用,无疑将成为大学透视一名中学生四年学术成就肌理及兴趣发展曲线的记录仪。正如,耶鲁大学知名华人教授陈志武近日发表的《为什么世界一流的大学不爱招中国学生?》一文一针见血地指出中国学生缺乏学术能力和兴趣的现状,那么,在中国现行的教育体制下,如何渐近地培养中学生的学术能力?如何在大学文件中高辨识度地合理呈现这些能力?又如何构建学生的自身学术竞争力让其在未来大学挑战中立于不败之地呢?

2016 年美本申请的反思和总结之学术篇(上)

第一章:高辨识度的学术比赛和学术活动
学术兴趣偏理工亦或重人文,只有与个人天赋吻合才能开花结果,取得成就;也只有初衷发乎内心,整个过程学生才能享受其中,免了那份功利。参加学术比赛能直接地向招生官展示自己的学术兴趣和能力,当然也可以通过其他的途径显现。例如我们的一个学生参加拉丁语的比赛,显示了他非凡的语言能力。同时在他十二年级在学校成立的学术研究社团——古典语言和文学社团,这些经历也一样展示了他的掌握古典语言的实力。学术比赛自然是竞争越厉害,奖项的内涵价值就越高。最负盛名的比赛的前100名可能比在中等声望的竞争前50名更有价值。因此,竞技目标应该是争取参加最高信誉的比赛。我们发现不同学校荣誉体系的高才生,获得了数理化国家一等奖或省一等奖的最终较大概率能被常春藤大学录取,其中女生更有优势。

我们想详尽地介绍两个著名的STEM比赛,美国数学奥林匹克(USAMO系列),以及英特尔科学与工程大奖赛(ISEF)。这两个比赛很有说服力。USAMO系列是纯数学和快速解决数学问题的比赛,是最古老的高中学科奥林匹克竞赛,数以十万计的最强有力的数学学生会参加。如果数学很好,应该认真考虑USAMO系列——过了AMC12,进入AIME才有真正的竞争力(国际学生)。但也有学生,虽拥有好的USAMO成绩,但其标准化考试的数学部分成绩偏低,这将无疑会削弱USAMO成就。

英特尔ISEF是个人科学实验或类似大学学者的项目研究比赛,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工作之后呈现自己的科研结果。但这项比赛仅仅在美国赛区。英特尔判断标准的关键因素包括:创新和原创。兴趣是考察的首要因素,其次才是专业科学研究的程度和水平。目前,国内有很多的学生会选择参加各种国内外实验室实习的机会,意在得到一封推荐信或者有论文发表作为这项学术活动最终的成果展现,这无疑还不能成为很有说服力的做法。

我们可以从英特尔ISFF比赛中去体会招生官最想考察的特质。首先他们在乎原创性。希望完成课题能解决科学界或社会生活中与科学有关的问题。由于很少高中学生有能力概述学术科学文献,所以要求学生有一个专业科学家或工程师作为他们的导师去确保课题的可行性。另外,有经验的好导师将知道哪些问题可以由学生完成,哪些问题太复杂或过于费时。这个比赛的中心价值是:创造性思维来解决问题是重点,但在这个过程中所表现出的韧性和专注更难得。招生官认为在自己感兴趣的项目上坚持几百甚至上千小时的能力比最终的比赛成绩更加重要和有说服力。

斯坦福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康奈尔大学等有工程专业优势的大学,其实有共同的招生模式——看重学生的学术成就或奖项。在日益激烈的申请中,深度发展的学术成就是重点之重。例如:我们被斯坦福数学系录取的学生参加了无数数学挑战赛,硕果累累:被邀请参加UKMT(英国数学国家队)数学集训, UKMT剑桥大学三一学院IMO(国际奥林匹克数学赛)选拔营,两次代表伊顿公学参加UKMT数学挑战赛,其中2013年度第二名,2014年度第四;被宾夕法尼亚大学人工智能系录取的一名学生曾获得2014国际语言学奥林匹克银奖,2014哈佛 - 麻省理工数学邀请赛第五名,2013年全国高中数学联赛二等奖; 成功被杜克大学,西北大学等名校录取的学生曾获得2015全国物理竞赛CPHO一等奖,16000人参加的欧几里德数学竞赛中全球排名前23;早申被杜克大学录取的学生荣获丘成桐科学奖(数学)。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我们发现申请顶尖大学,如果有重大的比赛或重大科学发明会对申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除了上面两个STEM比赛,各种其他的比赛也急剧地增加。科学方面有物理、化学、生物学、信息学和(计算机科学)语言学奥林匹克竞赛。另外,学术成就除了竞赛奖项之外,也可以是科技创新或某种有意义发现:可以是研究一种新的蛋白质、电气工程的发现、或很棒的计算机程序、很酷的机器人,还可以是有趣的电子产品,要确保该项目是令人印象深刻或能够改变人或社区的一项发明或创新。

在过去的五年里我们常春藤教育有三个同学分别获得了英特尔和西门子科技大赛的生物科学半决赛和决赛,他们所做的课题都与基因工程相关的研究。他们最终被MIT等名校录取。大学希望能看到学生发明能创造价值,改变世界及他人。美国的私立大学包括耶鲁、哈佛、宾夕法尼亚大学、杜克大学和所有顶级大学都是非营利组织,这意味着管理者无需为股东创造利润。但是,他们的目标是创造尽可能多的社会价值,这些价值可用很多形式来衡量和存在的。大学所创造最大价值的途径即是——教育学生,这些受过良好教育的个体去世界各地完成伟大的事业。这三个学生在我们看来不只是成功的申请者,他们在长达三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所表现出的奉献精神、专注力和激情完全只是因为他们做自己喜欢做的事,通过自己喜爱的事情去改善他人的生活和健康。这是他们被名校录取的主要原因。

学术比赛和活动如此重要,很多家长和同学焦虑地比较自己和他人的学术活动或比赛的高低,学术活动没有高低之分,我们不要忽略了学术活动或比赛的本质——有一颗对科学热爱的无比纯良的心!

第二章:学术竞争力--全面均衡发展,还是某个领域杰出成就?
我们看得出来美国大学录取新生时,目标还是寻找能帮他们创造价值,能回馈社会改变世界的学生。招生官们承担了一个艰巨的任务,要去组成一个能反映学校价值与使命的学生群体。这样,申请大学的关键是说服招生官能否为这所大学创造价值。招生官只能基于目前学生申请材料展现出的才能去预测学生在大学阶段学业表现乃至毕业后的成就。

那学生是应该在材料中完美地展现自己全面均衡发展,还是更需要呈现自己在某个领域作出杰出成就呢?

我们有一个学生获得了令人羡慕的录取结果:包括宾夕法尼亚大学、杜克大学、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康奈尔大学等九所学校。当我们分析她的学术背景的时候,可以看到她对艺术、文化和宗教的学术兴趣和爱好,她的课程选择,学术课题和奖项都是围绕她的这个兴趣进行的。在她提交材料前,我们特聘负责盲审的纽约大学前任招生官曾提到:“她对石窟艺术和钻研中国佛教的热情是显而易见的。我读过大量中国学生的申请材料,印象中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学术兴趣。所以,仅此一点就可以让她的申请给人留下印象。”我们的策略避免均匀发展,凸显她在石窟艺术领域取得的非凡的学术成就,这显然帮助她获得最后的成功。

我们另一个学生在被芝加哥大学延后录取之后给招生官的信阐述他的心理学和这个领域的社会活动如下:“一月与芝加哥大学招生办公室最后的沟通后,我和我们“和平”志愿者团队成员与美国的教授和本科生合作,前往金三角及周边有人口贩卖的地区,完成了为期四周的人口贩卖受害者的咨询,在此期间我们还调查了人口贩卖的成因和频率,并提出应对策略,提交给相关政府部门。另外我最终定稿了毕业报告主题——继续我于2015年开始的关于成瘾行为的原因和心理特征的研究。这项着重在成瘾行为研究的诊断方面的报告,将会跨越4周,每周将花费40小时。国际心理学大会接受了我提交的关于成瘾行为研究的摘要和假设。我将与大会分享我在过量运动和甜品摄入相关性上的发现和分析。这些发现也会在2016年七月于横滨举办的每四年一度的ICP大会上给与会的心理学家和心理学教授分享。谢谢你花费时间给予我持续的关心。有件事我想告知您:我自行决定联系了Prendergast 教授, 并希望拜访他并能和他继续探讨我热爱的课题”。因为他的心理学领域的研究发现和他长期坚持的非盈利组织的社区活动,最终他如愿以偿未来四年的新家安在海德公园。

一个成功被杜克大学、西北大学、伯克利、莱斯大学、范德堡大学等大学录取的学生在西北大学文书里是这样阐述他的激情的:“小男孩已经在冬季寒冷的夜晚持续工作了两个小时。房子里的灯光都关掉了,以便他在夜间观察星空。男孩只有十一岁的年纪,但他已长年阅读复杂的物理天文书籍。当他妈妈问起他的时候,他说:”妈妈,我爱物理,爱天文学。当我仰望天空时,我能感受到自己的渺小。我就是这个小男孩。我的发现有许多是从童年实验的失败中学到的。我用气压水枪制作火箭,很快意识到简单实用的知识可以带来巨大的改变;伟大的发明可能起源于微小的发现:胡夫金字塔的建造中采用了滑轮设计;灯泡之所以能带来光明是采用了加热金属能发射光子的原理。我也期盼着自己成为小爱迪生;我设计了引力驱动的交通工具,能起到一定的环保作用。因为我在万有引力理论上的兴趣,我琢磨出冥王星之所以被降级出九大行星不是因为它的大小,而是因为他的轨道半径。我继续追寻自然的奥秘,并在中国国家物理学奥林匹克竞赛中排名前列。通过比赛,我结识了一些志同道合的伙伴,大家彼此分享头脑的启迪和心灵的启示。这些想法鼓励我去深入思考物理定律背后的哲学。我曾经以为这是个稳固的、可用普遍性规律解释的世界;然而普朗克和薛定谔的量子物理学告诉我们,人类可以无限接近真相却无法给出确定性的结论。当我被问到光子是一种波还是一种粒子,我给出的答案是“两者皆是”。我想和Saul Teukolsky教授分享我在物理之美中感受到的愉悦。Teukolsky教授主研广义相对论及天体物理。我特别希望加入他在中子星爆炸方面的研究小组。”他对物理的兴趣发展历程和全国物理奥林匹克竞赛二等奖的经历无疑是他成功的砝码。

另一个被西北大学青睐的学生申请材料中最突出的是课堂外与她的学术兴趣——性别研究有关的各种活动。她是一名优秀的辩手,成立了学校的辩论队并且组织了辩论训练,她辩论的很多课题与她熟悉和热爱的“女性学习及性别研究”有关。她参加了在美国、韩国以及中国各个城市的辩论比赛。在高一的暑假她取得了去哈佛辩论营的机会,继续磨练她整理笔记,做研究和团队合作的能力。这样可以从美国最优秀的一些辩手们学习的经验让她和她的伙伴们都受益匪浅。她是校模联“特殊政治与非殖民化委员会”的主席和主新闻中心的学术指导,还和美国大学教授一起从事中东宗教项目研究。

她在西北大学的文书中剖析了自己的学术兴趣发展轨迹 “我在性别和性学研究方面的学习兴趣源自我在文学方面的历程。我的心弦总是跟随女主角们的曲折故事而波动,好比《呼啸山庄》里的Katherine和《纯真年代》里的Ellen;她们和传统习俗认知的女性规范去对抗。在Weinberg文理学院的性别与性学研究专业,我将在这找到有着相似激情的同学。性别与性学研究的教职人员来自于25个不同的部门,因而能产生跨学科的讨论。我尤为期待从政治、经济、文化因素对女从不同角度进行塑造的分享。我也很期待聆听Kreeger Wolf系列演讲关于女性主义的讨论。依据我现有的知识,可以在本科生研究办公室的支持下做一个独立研究。过去曾有学生在研究中探讨过德国一项新的跨性别法的影响。我可以结合我对文学的热爱并在文学叙事的潜台词中找到女性主义的蛛丝马迹。

我也可以做关于社会公平的田野调查,把在教室里学到的理论联系起来使用到在芝加哥的宣传工作。有效利用性别和性学研究院系提供的研讨会和实习机会,我可以研究法律对妇女福利更为紧密的影响。据我所知,西北大学有支强劲的辩论队,我可以使之成为宣扬我在性别问题上理念的平台。在2014韩国辩论巡回赛上,我曾就“玻璃天花板“效应对女性职业道路和发展进行辩论——尽管传统权势人物多为男性,许多取得同等成就女性都曾体验了自我怀疑的心路历程,这是因为她们在过去内化了对于女性价值和能力的刻板印象。在西北大学的社区,我将继续宣讲性别平权和妇女解放”。

被卡耐基梅隆计算机专业,还有最难录取的神秘的密涅瓦大学录取的同学,他打动人的是他对数学和物理的学术激情和成就,他说“数学到底是什么。没人知道。而这个答案无疑是迷人的。对我而言,数学发现一切,解释一切,包容一切。我的生活几乎无物不可打上数学精神的烙印,甚至在音乐这样的纯艺术领域。通过音乐和数学的联系,我明白数学使自然趋于理性化,使精确的法则和规律的描述成为可能,数学使我探索与思考,尤其是解题,但这个过程也让我走向未知与无解。”

这些成功的案例都在说明美国顶尖大学在寻找学术有专攻的人才,在他们充满激情的领域里创造价值,回馈社会从而改变世界。所以呈现自己在某个学术领域持续的热情和作出杰出成就远比均衡发展更重要。
(未完待续)

Add Comment

Comments (0)

×
×
×
×